【原创】一枚华盛顿美容针售出23万枚医学美容疾病需要清洁治疗–

【原创】一枚华盛顿美容针售出23万枚医学美容疾病需要清洁治疗

一针维生素C包装为“美容针”,售价23万元。医疗和美容失调需要清理!南方传媒学院的陈安庆报道称,3000元将成为“顾问”,23万元的维生素C将出售给消费者。 医疗美容行业的混乱已经到了整形外科专家和学术巨头再也无法忍受的地步。 2018年,中国医疗和美国市场达到2245亿元 中国医疗美容市场上有超过10万家非法工作室和美容院。 中国数据研究中心和中国整形美容协会发布的《中国青年报》甚至透露了惊人的“黑人医生”信息。数据显示,在“黑人医生和美容”市场,10个医生和美容从业者中有9个是“黑人医生”。 黑人诊所每年约有40,000起医疗事故,平均每天约有110起。 据记者《中国医美“地下黑针”白皮书》调查,私人医疗美容机构使用维生素C、生理盐水和维生素B12制作“美容针”,并以每针23万元的价格卖给消费者。他们为双眼皮出价10万元。有人要为此付钱真是“奇怪”。 许多私人医疗机构既富有又贫穷。他们在商店和门面上花了很多钱,装饰豪华,但手术室里使用的线和针是最便宜的。 如果引流管可以用输液器代替,则绝对不需要引流管。 报告显示,医疗和美国行业“正规部队”短缺,心脏病和骨科医生经过短期培训后成为整形医生。 但事实上,从事整容手术的主治医生必须从事整容手术或整形手术等相关专业6年以上。 “追逐巨额利润”现在已经成为私人医疗和美国机构的一大创伤。许多医疗机构现在称病人为“顾客”。这在世界上是独一无二的,许多国家称之为病人。 你还记得2019年1月3日,贵州整形口腔美容外科医院(即李康美医院,私立)的一名患者死于隆鼻术吗 死者夏丽莎,19岁,于2019年1月3日来到李康美医院进行“鼻整形术、鼻延长术和两侧软骨及鼻尖综合塑形术”。夏某在手术中出现四肢强直性痉挛,被转移到贵州医科大学附属医院抢救无效死亡。 死者的姐姐说她姐姐说她“终于要变漂亮了”。这次变得美丽的旅行已经成为这个19岁女孩生活的终点。 这个年轻女孩的死并没有给这个行业带来更大的冲击。 对于医疗美容行业来说,这只是一个小小的意外,因为它是资本梦寐以求的后台。 追求外在美已经成为中国的一大产业。 在北京、上海和其他城市,提供肉毒杆菌注射和面部填充的一站式美容诊所和美容店如雨后春笋般涌现。 事实上,中国许多机构不具备进行面部整形手术的资格,也不符合国家规定的技术标准。他们通常由附属于大医院的机构经营,根本不具备做生意的条件。 此外,为了获得经济利益,一些美容机构往往对患者隐瞒或淡化整容手术的风险,甚至鼓动宣传整容手术,导致严重后果和医疗纠纷。 自整形手术在中国兴起以来的过去10年里,平均每年有近20,000起投诉,近200,000张脸在10年内被销毁。 以透明质酸为例,中国只有23种合法产品上市,其中6种是进口的。 然而,“一些美国寻求者希望使用已经在国外上市但尚未得到中国监管机构批准的产品”,而更多的美国寻求者希望获得更优惠的价格,这将为平行商品和假冒商品提供机会。 此外,去韩国整容安全吗?根据韩国官方统计,中国人去韩国做整形手术的人数已经达到10万。 在韩国接受整形手术的外国人有三分之二来自中国。 然而,在韩国整形手术的各个方面都有很大的风险。有些人去韩国做整形手术,但最终却走上了维护自己权利的道路。 在中国,身体曾经是封闭的,不可触摸的,残害身体被认为是不孝。 身体的这种道德障碍源于这样一个事实,即身体曾经属于家庭并从父母那里继承。 随着历史的进步,中国身体经历了从家庭身体向国家身体再向个体身体开放的过程。尽管它仍然受到阻碍,但个人对身体的控制已经大大增强。 如今,燕值已成为雇主招聘的潜在条件之一。有些人开玩笑说做得好比长得好要好。 电视媒体让一些丑陋的女性通过整形手术站在聚光灯下,得到观众惊人的掌声和尖叫,从而证明“任何人都有机会成为焦点”,符合后现代女性打破常规、与偶像平等的理念。 中国的社交媒体和对自拍的痴迷正在中国社会催生一个新的虚荣繁荣和化妆品市场。
到2019年,中国消费者将消费8000亿元,而2014年为4000亿元。 消费者沉迷于能够提供虚拟化妆外观的智能手机应用程序。 这些应用程序可以让人们“脸颊丰满,眼睛大,下巴窄”,正成为向消费者介绍整形外科医生的重要途径。 学生们互相抽血,禁止吸毒,伪造证书。盐水被用作神奇的水。高级讲师只是普通的年轻女孩。许多医疗美容机构存在非法经营、欺诈和欺骗、缺乏专业技能、市场营销严重、非法行医、缺乏资质监管和市场混乱等问题。 经过这么多年的巨额利润,政府需要监督和控制医疗和美容方面的混乱。需要一场暴风雨来收拾残局。 (作者是南方媒体学院的创始人)

更多精彩文章,尽在https://www.ebanggood.com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